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2019斗牛棋牌 > 魔术师约翰逊 >

艾滋病恐惧症脱恐心得:我是如何走出恐艾症的

发布时间:2019-07-23 19:36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各位恐艾的兄弟伙们,你们好,我曾经和你们一样,是一名超级恐友,恐得不敢去奢望未来,恐得只想找一辆车一头撞上去。但是现在,在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陈晓宇医生和郭海燕医生的帮助下,我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希望,完成了自我救赎的我,希望以自己的故事可以让现在还在恐艾的你们引以为戒,也许过往的经历对你们脱恐有帮助。

  说我和你们一样,我感觉也不太准确,我感觉我不仅仅是一名恐友,更像是一个神经病人,那时候说喜怒无常是轻微的,严重的时候是随时都有往楼下跳的冲动,以求解脱。我最亲爱的父母很关注我的异常,但在我眼里只觉得烦,我很爱他们,但我不敢去爱他们,生怕自己万一感染了艾滋病撒手人寰他们应该怎么办,我只能通过大喊大叫发泄我的痛苦。作为父母,在他们眼里无论我怎么不争气,怎么去对抗,总归是他们的孩子,他们无所不用其极地想帮助我,甚至带我去北京,上海等有名气的医院帮我看病,用网上求医平台打电话给各地的医生,很多名气的医生分别试了个遍,试图找到能够帮助到我的方法和方式,仿佛生病的不是我,是他们。有的时候,他们总是用那种近乎哀求,又怜悯的眼神看着我,哄我去医院,每天做些我以前最喜欢吃的饭菜,求我能够多吃几口东西。可恨的我,把自己锁在房间里,吃喝拉撒都在房间,我总是想与这个世界无关,想与病毒的世界隔绝,最好一切都能烟灰湮灭。父母为了确认我是否存活,连门都换了好几个,也许有人觉得我很可笑吧,可越是这样对我关心,我越来气,越是窝火,越对他们吼叫,我知道他们对我好,但是我控制不住,我想万一有什么病毒被带进我的房间,那真是多么的可怕。

  有一次,为了阻止我妈进来看我,我还打了她一巴掌。我知道我这样不是人,但是在那个濒死感压迫着我喘不过气来的日子里,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活得像人。有时候我也在想,为什么同样是人,有的人嫖了很多次,游戏于人间,却从不恐艾,而有的人却根本没有高危行为,或者说是边缘行为就十分惧怕艾滋病毒狂犬病毒呢,有的人为什么年纪轻轻就遭受意外,又或者过得笑容满面,春风得意,或者干净地离去。司马迁说,或重于泰山,或轻于鸿毛,而我却连鸿毛都不是,我只是一个废人,煎熬,苟且的活着,每天唯一的慰藉就是在网上和一群有着共同经历来自天南海北,却根本不认识的恐友天天聊着。在那时候,我除了恐惧艾滋病,更恐惧没有网络,如果没有网络,真不知道自己这样的痛楚能不能坚持。直至后来陈晓宇医生狠狠的批评了我一次,我才猛然醒悟,我最相信的网络才是阻碍我脱恐的关键。

  我是2014年2月21日晚上九点发生了有保护的性接触,和很多恐友一样,是WTKJ,DTXJ行为。之所以记得这么咬牙切齿,因为那天是我生日,这真是一个“天大”的生日礼物。那天高兴,和哥们儿喝了不少酒,就半推半就就和KTV的公主们发生了关系。高潮完毕退出来的时候,我发现套套只套住了前端,那一刻,我突然有点恐慌,想到这群公主天天不就是满足顾客的肉欲吗,我不清楚他们一天需要满足多少人的兽欲,但是我知道她们常在河边走,一定是高危人群。那一刻,我的酒醒了。

  从小我就有点轻度强迫症,也有洁癖,我每天会洗手十来遍。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床单和被罩都喜欢每周换一次,走路一定会走直线,写每一个字都必须要一笔一划写清楚,一个问题,我一定要想清楚并演算好几遍才写上答案。这样的情况还是让我感到苦恼,每次考试过程中总是喜欢去看刚做的题有没有写好答案,以至于考试时间不够,在班上的成绩都是中下水平。

  以前觉得或许这就是自己的命吧,咬咬牙也就坚持了过去,但是一旦感受到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,过去内心所积压的情绪全部爆发了,爆发的连我自己都不理解自己了。那天晚上回到家我就开始担心这样会不会被染上什么性病,心理开始无限后悔,为了一时的快乐,万一感染上一个什么具有传染性的病,这个太丢人了。我尝试着上网搜索和公主发生关系的后果是什么,哪知道映入眼睛的第一条就是可能感染艾滋病。艾滋病!这个词语压根没想过会在我的生活里出现,我突然感到后背颈椎骨发凉,心跳略微加快了。我觉得一定要把艾滋病弄懂,这样我就知道自己完全没可能感染艾滋病,下意识的我就开始搜索艾滋病相关词条。但就是这一步,拉开了我极度痛苦的序幕。如果说有后悔药,我愿意用十年的贫困潦倒换取轮回。可是事实上又哪儿来的后悔药呢,我不过是痴心妄想罢了。真的,如果不是为了让自己不恐惧,我也不会去到处搜索,也不会落到那种撕心裂肺的模样,可就是为了让自己不恐惧,却把自己搞得更恐惧了。可以说在这次不该发生的行为发生了两个小时后,上天已经开始惩罚我,惩罚我产生了心理问题,产生了抑郁。

  原本是一个人搜索,后来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,发现了竟然还有很多和我一样的人,很多很多,密密麻麻,百度hiv吧,恐艾吧,脱恐吧,我还加了十多个恐艾群,我疯狂地到处询问我的情况会不会感染艾滋病,不管对方是谁,我都会去问,甚至我知道对方会说什么,我都会去问,问了就觉得心里稍微舒服点。尽管我知道这样的安慰不过舒服几分钟,恐惧又会再次袭来,但我还是会去问,这种感觉真的就像吸毒,越陷越深。甚至有的时候我知道对方就是,就是想来吓人的,我还去问别人我会不会有事,哪怕对方说我风险极小我都觉得受不了,感觉就像已经被感染了一样。如果这时候让我离开网络,离开这群人,我觉得真的受不了,没有人倾述,不找同命相怜的人还能找谁呢。和我差不多行为的恐友发的每篇帖子我都会看,每个字每个字认线个小时,无时不刻都在刷新帖子,看看有没有新的帖子出来,整夜整夜睡不着,有时候哪怕是刚刚一迷糊,想起来其他恐友在帖子里说带套一样会感染艾滋病,马上就惊慌失措的拿起手机看。最可怕的是,他们天天谈论的艾滋病初期症状,我原本以为离它很远,一开始我据地身上还好什么症状也没有的,突然,有一天这些症状真的在我身上开始产生了。

  最开始是出现低烧,盗汗,腿软,头皮发痒和乏力。这个时候我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,即使是以前打游戏打好几个晚上,我也没有出现过这些问题。紧接着我的身上开始产生皮疹,最开始是从手膀子,后面大腿根也开始了,这时候我的心彻底慌了,看来这次真的跑不掉了,最终感染艾滋病了。这时候我更是变本加厉的在网上寻求答案,无论对方是谁,只要安慰我我就开心,说话含糊其辞,不给我完全保证没事我就觉得对方是在吓我。我不停的找吧里的志愿者和吧主分析,也拼命的找QQ群的那些好心人请教。他们只要说我没事都能让我安心一小会,每问一次心里就舒服了一些。虽然我心里还是恐,但是看到他们的回复我有点安心,也有点感动。在此跪谢每一个帮助过我的人,还有众多陪我说话的恐友,谢谢。但是就算一直有人和我说话,我还是恐,而且越来越恐。

  我不敢去检测,我怕检测出阳性结果这辈子都完了。有一次在贴吧看到了一个人说自己几个月后去检测是阳性,说自己的家庭毁了,一想到这里,我完全接受不了。但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我很痛苦。终于在一次我拿头撞了几十次墙以后,大吼大叫了几声,就算是死,我也要去检测!从此我便开始了艾滋病检测,我分别把我们市和附近几个市的三甲医院都测了,三代是阴,四代也是阴,梅阴,乙肝全阴。咨询了医生,说我感染几率已经很小了,但是还是建议我三个月去复查一下。虽然对三个月才排除我感到迷茫,但是拿到检测结果,我感觉到好多了。至少这时候我感觉到症状也减轻了一些。

  2014年5月21日,我决定给自己来一个终结三个月之测,这是我研究了各大贴吧和很多QQ群的最终结论,虽然说三周四周六周都可以,但是我一想起我们当地的医生说最好还是三个月更好,我还是想用三个月来个终结我的恐惧。我相信这次再检测是阴性,我就可以彻底放下了。然而,我当时怎么也想不到,这一天之后,才是我真正的噩梦开始。

  那天也许是我太兴奋了吧,我想当然地就去了我们市的三甲医院,由于去过一次所以还是很熟悉的,前面的流程一切正常,我心里已经开始盘算,如果这次也是阴,我就解放了,我又可以开始打游戏了,很久没有打游戏了。就在抽血插入针筒的那一瞬间,那个护士对我笑了一下,我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,她的笑容有一丝熟悉,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她。抽完血才想起来,这个护士长得太TM像和我发生关系的那个KTV的女孩了,等我反应过来她已经到仪器后面去了,换了另一个护士,我问刚才那个护士叫什么名字,这个护士笑了笑说,怎么可能告诉你呢。

  突然想起以前看帖子,有吧友说过自己害怕护士报复,害怕抽血感染。当时觉得这真是一群神经病。没想到在此时此刻,我竟然和他们有了惊人的相似。我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在网络上搜索了太多的艾滋病信息。尽管后来恐艾干预中心的郭海燕医生告诉我,那是因为我看帖看多了心理中毒了。可是在此时此景,我怎么会像一个正常人去思维呢。这一刻,我知道自己完了,又要陷入深深的恐惧中去了。

  其实我知道护士应该不会是那个KTV的女魔鬼,但是她那诡异的笑容,这里面肯定有什么。是不是觉得我去检测艾滋病就觉得我是渣男,是不是觉得我长得像抛弃她的前男友,想故意谋害我。还有后面那个护士的笑容也是非常的诡异,她难道是真的想报复我,也是觉得我去检测性病艾滋病不是什么好鸟吗?可是我也没有做什么对她们不好的事情啊,而且我也痛改前非了。就算那个KTV公主,我给了钱,我也向佛主发誓以后不敢再去了。而且,我第一次去那种场所。也许,那一次发生关系并没有什么,我检查这么多次我应该可以放心了。可是刚才那次采血才是最主要的行为,她是不是给我注射了什么病毒,万一给我注射的是艾滋病毒该怎么办?完了完了。

  我在医院呆了几天,想遇到那个护士向他问清楚,可是再也没遇到过,采血窗口那儿也没有看见过她。后来问了是哪两个护士,可是怎么看也不像是那两个护士。其中一个护士明明长得像KTV公主,怎么现在去看,变成了这种模样。我哥们儿说我魔怔了,可能是看错了,让我不要再去想了。我就让哥们儿陪我再去一次上次那个KTV,去找到那个KTV对比下那个公主。结果,在一番描述以后,经理表示说那女孩辞职很久了。我问她干了多久,经理说就那几天在这里干过一阵子。

  这学期的期末考试当然是一塌糊涂,我烂在寝室里,每天开始搜索针头能导致艾滋病感染的原理。我有气无力的看手机,看其他人在贴吧的对话,我突然觉得无套都不是个事,他们有什么好担心的!只有抽血才是最可怕的!恐艾对于我来说已经不仅仅是害怕的问题了,我感觉到了虚无,恐惧,觉得未来全部完蛋了。全身的症状什么的就别说了,变得更多更明显了,几乎每一个症状我都有。暑假回家继续瘫在床上,躲在家里,开学后就不想也去学校了。

  我的父母最开始在我越来越消极的时候发现了异常,带我去很多医院,开始我还配合,后面我就不去了,每次去医院找传染科,就是谈论艾滋病,保证我没事,可是我有时候知道我抽血没事啊,但是我就怕万一,那天的状况那么异常,就真的没事吗。这些医生都站着说话不腰疼,我心理难受不踏实很痛苦,每次去医院找神经内科,那些医生更绝,问你几句话就开始开药,一天要吃好几十颗药丸啊,这不成了另外一种类型的“艾滋病感染者”吗。我觉得我这辈子毁了,我不想去考虑未来,只有这样隔绝才能安心一些,也只有这样我才觉得病毒离我很远很远,不会伤害到我。最开始还在客厅摊着,后面我活动的范围缩小到我的房间,并且把门锁上,越来越不想理他们。我的父母刚开始让我去看医生,语气还平静,到后面几乎成了哀求,因为我真的觉得就算是神仙也拿我没有办法。

  偶尔有一次,我的父母在一份报纸上看到了对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报道,说这是全国唯一一个研究恐艾症的地方。父母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,帮我预约了郭海燕医生做心理咨询。一开始,听到又是看病我是非常拒绝的,这些医生们哪个不是一个套路,不就是开药。而且我在网上差不多前后呆了一年,什么样的志愿者我没接触过,虽然安慰我,我的心里会好受一些,又怎么样呢,又能脱恐吗。最后好说歹说,还是同意去试试吧,毕竟能被报纸作为新闻来报道的机构总还是有点不一样吧。

  这一次,真的成了我人生的转折点。郭医生真的和其他医生不一样。她的声音很温和,也很平静,和她对了对眼神,我就感觉到了被理解。我本来做好了等着她安慰我,告诉我绝对排除艾滋病。哪知道我得到的第一句话是,老师知道您很爱您的爸爸妈妈,也知道您强忍着自己的痛苦真的很不容易。放心吧,老师会更多的去了解您帮助您。

  突然,一股暖流从我心中流过,以前在网络上总是嘻嘻哈哈的和其他恐友开玩笑,又总是成群结队的相互分析艾滋病,相互抱怨国家的医生们每个人的说辞都不一样,抱怨着医学没有百分百,他们却为了哄我开心,给我拍着胸脯的保证我绝对完全没事。我很感激他们为了让我舒服一些,降低一个主任级别医生的身份,甚至去忽略医学的不可及性。但是一想到未来什么都说不清楚,医生们连自己的未来都无法确切去保证,又何来保证我呢,我又开始陷入矛盾和恐慌中了。来来回回数不清的被安慰了,直至我被安慰的产生了免疫。有一次我对着一名医生大吼大叫,我知道你要说我完全没风险!完全没风险!但是我需要的是开心起来,我想真正去脱恐!真正去脱恐啊!

  郭医生的确给我一种与其他医生不一样的感觉,我仿佛感觉到自己想开口说话了,这一开口,就再也刹不住脚了。这么久以来压抑的所有的烦恼,窝在我心里的怨气,那些愤懑不平,那些万一的假设,那些焦虑,那些恐慌,我一股脑的全部发泄出来了!我最开始还在哭,到后面声音都哑了,我还在拼命的怨恨世界对我的不公平,为什么偏偏是我在恐艾,而不是其他人,我的同学,他们现在已经比我高了一级,他们享受着青春快乐,可是我呢,却像一只丢了魂的狗,像浑浊水里面的浮萍,根本不知道随波逐流飘向哪里。我哭累了,吼累了,郭医生给我端了一杯水,一杯温开水,喝着真的很甘甜。突然,我想到我从来不敢在外面喝水,可是为什么我觉得这水是那么的安全,让我感觉不到一点危险呢。或许这就是郭医生后来所告诉我的那种安全感觉吧。

  郭医生是一位三甲医院神经内科经历的心理医生,她并没有像其他神经内科医生那样让我去吃药。郭医生也是一位拥有多年艾滋病防治经验的红丝带老师,他没有像其他艾滋病领域医生和志愿者那样安慰我。等到我情绪稍微稳定点,她首先让我说说我对艾滋病的认识和看法,然后逐条帮我理清楚了我的行为和艾滋病性病的关系。尽管把我知道的感染原理、窗口期这些都和我讲了一遍,并带领我分析了抽血的行为。最后是让自己说我到底有没有事。我呢喃着,我没有信心将这句话说出来,但是看着郭医生鼓励和慈母一般的眼神,我仿佛感觉到了力量,对啊,我根本没有生理上的问题,我为什么不敢大声说出来呢。冷静了几秒,我大声的说出来,某某某没有感染艾滋病!这一刻,我发觉我内心真的很安宁,很安宁。我突然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,我有点觉得我需要的就是这个感觉。

  第一次的面对面的恐艾干预很快就过去了,然后就有了第二次恐艾干预。正如郭医生所告诉我的,在恐艾恢复过程中,恐艾的波动会呈现波浪形式和心脉形式影响我,我在第一次咨询和第二次咨询期间的确还是会有很多疑问。如果第一次没有风险,那么采血那次,万一有人恶意报复我呢。郭医生和我分析了首先,我之前和人并无结怨,这个KTV公主没有报复我的动机,而且单纯这个护士采血想害我,所承担的代价,医院所承担的代价,都是得不偿失的。我才知道,对啊,换成是我,就算我讨厌这个人手上有艾滋病毒的样本也不会这么做啊,付出和得到不成正比啊。这么简单的道理我为什么以前一直不懂呢。然后郭医生又给我说了很多很多恐友的误区,没想到,我竟然每一个误区都陷得那么深。当这些误区在逐步被矫正以后,我突然觉得以前好像恐得是有那么一点点傻。当我说到我从小是一个没有太多正能量的小孩时,她建议我可以关注一下恐艾干预中心另一位专家老师,四川乐山疾控陈晓宇医生的新浪微博,从里面会吸收到很多的正能量。我很难相信,一个基层医生做公益做了二十多年,能做的这么执着。特别是看到他帮助一名叫陈艳的瓷娃娃,这一帮就是许多年,我突然发现这个世界还是很美丽的,陈艳都能战胜病魔健康快乐的生活在世界上,我又凭什么要自暴自弃呢。我突然好像自己悟出了一点生命的意义和真谛,也突然悟出点了真正脱恐需要什么东西。

  后来我便跟着郭海燕医生进行了长期的系统一对一干预,慢慢恐惧难受的时间越来越低,慢慢恐惧难受的频率也越来越小。也许有时候遇到其他什么问题,我心里还是会有点害怕,甚至怕回到以前那种痛苦状态,怕像上次进行艾滋病检测,原以为自己能够脱恐,反而发生不好的事情乐极生悲。但我牢牢记住郭医生第一次告诉我的,按照中心创始人张珂老师的研究理论,恐艾从开始产生恐惧到彻底脱恐有好几个分区,最主要的一个是恐艾波动期。那么在恐艾波动期的确会有反复的,而我这种人格特质的人,是容易纠结在习惯性的对抗矛盾里,特别是想按照自己过往的经验去解决问题,却最终走向了对立面。在接下来的几次一对一预约中,郭医生带领我一起走过了我的过往人生,分析了我产生这样性格特质的原因,并且给我做了恐艾干预的评估量表,告诉我在哪几个方面相对还不足。我终于明白了我为什么会恐艾,在明知道我没有感染艾滋病的可能性还那么的痛苦。也正是这个时候,我更加坚定了我彻底脱恐的信心,因为我能感觉到,我目前所走的方向是正确的。

  经过半年的恐艾干预沟通,我感觉整个人都脱胎换骨了,原来看似遥不可及的目标已经快实现了。联想到以前,总是觉得医生给自己两句肯定就能脱恐,总是觉得去检测艾滋病检测的越多就能脱恐的越彻底,突然觉得以前怎么能那样去想脱恐呢。尽管有时间我一样会感慨人生就如沧海一粟,但是我更感觉自己真正成熟了,经过这一战,亲情,那是很多东西都没有办法去代替的。看着很多人总是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去勾心斗角,看着总是为了一点点利益拼得你死我活,突然想到了陶渊明的一首诗《归田园居》,久在樊笼中,复得返自然。只有当自己把自己放在一个具有高度的位置,才能看清楚自己应该怎么样去脱恐。我明白了很多道理,我如同凤凰一般的涅槃重生,我想分享给每一个恐友我这份经历,恐艾的日子很难熬,我挺过来了,你们也可以。

  2、不管成年人还是未成年人,不管是学生还是已经在上班了的人,男人,就该像个男人,勇敢一些,不要拖延,对自己负责,对亲人朋友负责。要相信这个世界有人可以拯救你,前提是你得伸出援手,不管是到哪里求助,找一个最信任的医生或者老师,反正自己一定要先动起来,不要窝在家里像个废人。没有人能够不劳而获。

  3、发生了性行为,恐艾是很正常的,害怕都是正常的,要合理看待这个东西,就像开心一样,悲伤一样,害怕也是很正常的。就跟每天吃饭睡觉一样自然。难道你还会问自己我今天怎么这么开心啊,好可怕啊。这么想的话可以去医院看下精神病了,我在文章中也说了,我自己被精神中心的医生开了很多药物,只是我自己还没有达到癫狂的程度,不然也不可能在这里和你们说线、不要相信症状和艾滋病有关系,因为症状可能是其他疾病引起的,艾滋病的初期症状不会在几天就产生出来了,而且很快又会立马消失,反过来说,如果哪个哥们儿一直有症状,症状越多越要恭喜了,这些症状更像植物神经紊乱。

  5、特别说下那些恐报复的,没人吃多了一天报复你,你是他杀父仇人啊,还是你让他前途尽毁啊,报复你还得通过这么复杂的方式,需要精心策划,还不是一个人,要联合全世界的坏人去害你?到底你是多大的身份,还是这世界的救世主,不是复仇者联盟看多了吧,那全世界都快毁灭了,还报复个啥呢。

  6、网还是少上吧,以前觉得每天撸网的时候是最爽的,但每次搜完了事后更害怕了。我的脑海里每晚都在分析其他人的情况和我当时情况的区别,联系。用郭医生的话来说我就是,反复上网加重了我的强迫思维,我的思维和考虑方式有了惯性,即使在我知道很多东西是正确的,很多东西不会发生的情况下,这种惯性,驱使着我去害怕,害怕的那种场景已经让我有了身体记忆。当然,戒除这个记忆耗费了我更长的时间精力。

  7、恐艾干预中心真的很好,和我在网上呆着的感觉完全不一样。和郭医生沟通以后,我也才明白,原来这么恐艾真的是心理得了病。解决了心理的病,自然我也就不恐艾了。

  最后,还是要说,好人一生平安,感谢这个世界深爱我的人,感谢曾经帮助我的医生,志愿者和热心的恐友兄弟,更感谢恐艾干预中心。我相信这个事情我一辈子不会忘,虽然痛苦,但是我战胜了它,我成功了。我相信你们也可以,加油!

http://teambota.com/moshushiyuehanxun/352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